周易63既濟卦:水火既濟

既濟卦:水火既濟

既濟卦由下離上坎兩卦組成。離為火,坎為水。卦為水火既濟。水在上,火在下,可以煮飯烹調,故名既濟。本卦三陰三陽,各得其位素位而行以之辦事,可以成功勝利,以之渡河,皆可得濟,故名既濟。本卦為確保勝利的成果。

濟做為渡河之意。為渡口,救助、成功。已經得到濟渡,意謂陰陽之相交,已經完成。未濟卦則是渡水失敗,乃陰陽不調水火不交。《雜卦傳》:「既濟,定也。」既濟卦陰陽調和,為安定。既濟卦六陰陽皆得位,是卦爻最完美的狀態。

本卦陽爻均在剛位,陰爻均在柔位,亦即六爻都當位。初九和六四相應、六二和九五相應、九三和上六相應。下卦主爻六二以柔居中,當位又承剛,九五君爻剛中當位而乘柔。然既濟卦的危險在於過份完美,天道忌盈、滿招損,故得既濟卦當有防患未然準備。

《序卦》:「有過物者必濟,故受之以既濟。」

有超過事物的人,必定能辦事成功,所以接著是既濟卦。

既濟卦是繼小過之後,又與未濟是綜卦,亦是錯卦,換言之兩卦彼此相互顛倒,而每個爻位的陰陽也都相反。易經六十四卦這樣的對卦並不多,除了既濟與未濟之外就只有否與泰,以及隨與蠱、漸與歸妹。

既濟與未濟是六十四卦最後兩卦,未濟排於最後實乃天道既盈故卦終未濟,不圓滿故可無始無終,代表此非實質的結束,乃另一循環的開始,所以《序卦》說:「物不可窮也,故受之以未濟終焉。」既濟卦所言是守成之道,適足以持盈保泰。

既濟,亨小,利貞,初吉終亂。

既濟,通達小的方面,利於正固。開始吉祥,最後混亂。

本卦坎上離下,坎為水,離為火,水在火上,水性向下,火性向上,上下溝通,互相關切,所以能夠無事不濟。然既濟卦互卦未濟,實當防患未然,故云斯患而豫防之。當政者,必須能夠見微知著,居安思危,方能防止顛覆,確保勝利成果。既濟卦為一切事情均順利達成,完美到無缺,但接著開始情況逐漸走下坡,物極必反既濟必然未濟,未濟則亂矣。故言「初吉終亂」。

《彖》曰:既濟亨,小者亨也。利貞,剛柔正而位當也。初吉,柔得中也,終止則亂,其道窮也。

既濟卦通達,小事方面則通達。適宜正固,陽剛者與柔順者都能守正位而位置恰當。剛開始吉祥,因為柔順者居於中位。最後停止就會紊亂,因為這條路走到了盡頭。

一般人處得意之時,不免得意忘形,以致仍不免於失敗,故云得意處須早回頭,所以說初吉終亂。既濟之亨,特別舉岀小者亨,並非只亨小者,而是說在既濟的時代,無小不亨。因為小的都亨,大的當然也都亨了。

本卦陽爻陰爻都各得正位,具備了利貞的條件。六二以柔爻居下卦之中,故得初吉。上六居全卦之終,無可再進,是終止之象。世間一切事物的規律,都是窮則變,變則通、通則達。既濟之世物極必反,最終也要動亂了。

《象》曰:水在火上,既濟,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。

坎水居離火上方,這就是既濟卦。君子由此領會,思慮憂患預防於先機。

離火在下而炎上,坎水在上而潤下,為水火相濟之象。如人之外表冷靜,內在溫柔熱情。內離明而外坎險,即是明在險前,不倚侍得天獨厚而自滿,當未雨綢繆,因此「水在火上,既濟,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。」需防患於未然。

初九,曳其輪,濡其尾,无咎。

拉著車輪,沾溼了尾巴,沒有罪咎。

《象》曰:曳其輪,義无咎也。

拉著車輪,應該沒有災咎。

車輪被陷住,無法前進。狐狸的尾巴被水沾濕,使其行動不便。但由於謹慎小心,不輕舉妄動,所以無咎。六爻上為首,初為尾。

初九得位,當既濟之世,力足幹濟大事,何以却拖著車輪,濡濕尾巴,徘徊不前。一個成大功立大業的人,深知世事無常,當瀕臨勝利之際,反而憂形於色,恐怕既濟太快了,要有後患,所以要延遲既濟,以免後患。

曳,牽引、往後面拉。曳其輪,牽引車輪,為車子出現問題無法前進之象。濡,沾溼。是小狐狸沾濕尾巴。未濟卦:「小狐汔濟,濡其尾。」既濟初九和未濟九二都說「曳其輪」。

六二,婦喪其茀,勿逐,七日得。

婦人丟了頭飾,不必去尋找,七日可失而復得。

《象》曰:七日得,以中道也。

七日內可以失而復得,因為以中庸之道而行。

六二為中女,與九五相應,為有夫之婦。二雖有夫,但兩地異處,今在初九、九三兩陽爻之間,身處離明之中,光彩照人,故初九和九三皆有愛慕之意。

婦人,已嫁人者稱作婦。茀,女子的頭飾。婦喪其茀,失去首飾或車子的蓬蓋,所以不能出行。因二守正不移,初九和九三便奪其車飾以洩惱羞之怒。惟既濟之世,無小不亨,二為柔爻,正是小者,失物必可找回,故曰:勿逐,七日得。

九三,高宗伐鬼方,三年克之,小人勿用。

高宗討伐鬼方,三年才征服。不可任用小人。

《象》曰:三年克之,憊也。

三年才征服,太疲憊了。

高宗之世,鬼方為患,征伐之師,道遠兵弱,歷時三載,方才克服。說明既濟之世,內要亨小,外要攘夷,並非高枕無憂之時。高宗為有才德之君主,征伐鬼方尚且如此困難,若為一般凡夫俗子,恐怕無法勝任。此為事情困難,即便如此,都要三年時間才得以完成。此亦告戒占者,當專心於內務,勿輕易征伐為宜。《象》曰:「三年克之,憊也。」征伐之事,幸賴九三之剛明,足以振衰起敝,但三年征戰,亦不免民窮才盡。

高宗指殷商的中興君主殷王武丁,據《史記》記載,武丁「思復興殷,而未得其佐。三年不言,政事決定于冢宰,以觀國風。」後來夢見一個名叫「說」的聖人,從群臣中卻遍尋不著,於是到民間去尋找,終於找到了傅說。後來「武丁修政行德,天下咸驩,殷道復興。」

六四,繻有衣袽,終日戒。

彩色絹服變成破舊,因此終日警戒。

《象》曰:終日戒,有所疑也。

整日都在戒備,因為有疑慮。

此爻是繼九三高宗伐鬼方而來。高宗伐鬼方三年,軍旅在外的人相當勞苦疲憊,衣服都相當破舊。防範鬼方偷襲,需整日戒備。繻,袽。舟船防漏,須有衣袽,以備塞漏。六四以陰爻居陰位,與初九相應,而在九五、九三兩剛之間,正如漏舟航行河川之上,隨時有沉沒之虞。

惟四處得其位,能夠知患預防,備有衣袽敗絮之物,隨時可以塞漏。他所以終日戒備,即係對當前狀況,有所疑慮。

「繻有衣袽」乃有備無患是繼上爻「伐鬼方三年而來」,在伐鬼方的時候,因長期辛勞致穿著衣服變得非常破舊。

九五,東鄰殺牛,不如西鄰之禴祭,實受其福。

《禮記》:子云:「敬則用祭器,故君子不以菲廢禮,不以美沒禮。主人親饋則客祭,主人不親饋則客不祭。故君子苟無禮,雖美不食焉。《易》曰:『東鄰殺牛,不如西鄰之禴祭,寔受其福。』《詩》云:『既醉以酒,既飽以德。』以此示民,民猶爭利而忘義。」

《象》曰:東鄰殺牛,不如西鄰之時也,實受其福,吉大來也。

東邊鄰居殺牛獻祭,比不上西邊鄰居按時序進行的薄祭。可以真正受到福佑,吉祥盛大降臨。

東鄰殺牛舉行大祭,卻不如西鄰以簡單的禴祭實惠,可以受到吉祥盛大的降臨。東鄰殺牛舉行盛大祭祀,比不上西鄰按時序進行的簡易祭祀。可以真正的得到福佑。鄭玄認為,東鄰西鄰分別喻指商紂和周文王,因周在西,殷在東。

九五為飛龍在天之象,功成業就,殺牛祀天,祭儀相當隆盛。但其誠敬之心,已不如初創業時簡單之祭禮能受神之福佑。創業之始,處境艱難,雖無豐厚之祭禮,但心意至為誠敬。勝利成功之後,祭禮十分豐富,但酬神之誠,已不如薄祭時之誠敬了。既濟快要到盡頭了,正是簡約之時,不該奢華而鋪張。夏季的祭祀簡單即可,誠信可得到鬼神的護佑。告戒君子當謹守簡璞之道,以心誠順時而為。

上六,濡其首,厲。

浸濕了頭,有危險。

《象》曰:濡其首厲,何可久也。

浸濕了頭部有危險,如何能夠永久。

既濟最終時,得意忘形將導致沉淪。不知戒慎恐懼,致濡首之象。小心滅頂的危險。濡為濕的意思,濡其首為弄濕頭。渡河而浸濕頭,有滅頂之災,所以說「厲」。

坎為水為濡。濡象由上之坎而來。六爻上為首初為尾。初九言濡其尾,上六言濡其首。上六處既濟之極,以陰柔小人而處既濟之上,其趾高氣揚之狀,可想而知。濡其首,就是連頭也沒入水中了。既濟到五,便已大功告成,上在九五之外,是超過了既濟,超過既濟,便是由安全又回到險難中了。成功而不知慎終,怎能長久呢?

明開國功臣湯和,字鼎臣,濠州人,與朱元璋是同鄉。本來,湯和也屬“荆棘上的刺”,在必殺之列,可因爲他的機警和自律,能急流勇退,不貪戀權勢,所以保全了自己和家人。他早年和朱元璋一起在郭子興麾下效力,比朱元璋的資格還老一些。

他不爭功,能以平常心對待不公待遇。打下江山大封功臣時,朱元璋故意降湯和一等,找個理由只封他爲侯,而其他同等條件的人,都封爲公的爵位。他卻很謹慎,從不發牢騷,不怨天尤人,兢兢業業如履薄冰,並及時向皇上作出,誠懇而深刻的自我檢討,幾年後進才封爲信國公。

湯和識相迎合皇帝的心思以自保。《明史湯和傳》記“帝春秋浸高,天下無事,意不欲諸將久典兵,未有以發也。”也就是說朱元璋對掌握軍權的老臣開始不放心了,湯和就投其所好,與其等他“杯酒釋兵權”,不如自己主動急流勇退,於是,在眾多高級將領中第一個自請解除軍權,“和以間從容曰:‘臣犬馬齒長,不堪複任驅策,願得歸故鄉,爲容棺之墟,以待骸骨。’帝大悦。”立馬撥款爲湯和在鳳陽老家造房,讓他衣錦還鄉。

 

臉書留言

Leave a Reply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