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易59渙卦:風水渙

周易渙卦:風水渙

渙卦由下坎上巽兩卦組成。坎為水,巽為風,卦為風水渙。風行水上,風勢愈大,波濤便愈兇猛,在商場上說,就是風險。渙卦卦義為離散,逃離危險。經文中多數渙字可解釋為逃離,或大美。《說文》:「渙,流散也。」渙原為水流離散之狀,引申為渙散、離散,這也是《雜卦》說的:「渙,離也。」

《序卦》曰:「說而後散之,故受之以渙,渙者離也。」

喜悅而後會散去,所以接著是渙卦,渙是離散的意思。坎為川,巽為木,乘巽木以渡坎水,必可平安渡過。卦象下坎水,上巽木,水上有木之象。巽木為舟楫,水上巽木即渡水濟險,所以卦辭說「利涉大川」。水上浮木雖能救人,然漂泊不定漫無方向,故渙卦可濟險卻難成大事。因坎為加憂,心病,巽風以散之,所以有散心,除去心病之象。坎為均布,風吹而散亂之,渙散、散亂之象。

《繫辭》所說:「刳木為舟,剡木為楫,舟楫之利,以濟不通,致遠以利天下,蓋取諸渙。」《序卦》:「說而後散之,故受之以渙,渙者離也。物不可以終離,故受之以節。」渙卦在兌卦之後,兌為說服,說服之後人就放心,放心之後人就離散,就必需要節制。

渙卦之道雖可濟險,有病亦可散之而緩解,若勇於任事,反而難成,當注意心理的輔導。正如行軍對陣軍心渙散、軍紀不存必敗無疑。為何渙卦之後接著是節卦,節為節制之意。渙卦乃危險可以渡過,卻需注意收攏渙散的人心。

解卦與渙卦有相似之處,均以化解危險為主,手段與方式上有所不同。解卦是以震行,故積極作為以脫離危險。渙卦則是巽,巽順以入舟楫行水,是用智慧借勢用外力渡險。本卦為化解險難的努力。

渙,亨,王假有廟,利涉大川,利貞。

渙卦,通達,君王來到了宗廟。利於渡大河,適宜正固。

君王到宗廟,集合眾人敬告天地鬼神,借以凝聚人心。利涉大川,為利於涉險行事之意。王假有廟:大王到了宗廟。假,至,來到的意思。有,同于。大,極至的意思。王大有廟,指君王大美而擁有宗廟。

《彖》曰:渙亨,剛來而不窮,柔得位乎外而上同。王假有廟,王乃在中也。利涉大川,乘木有功也。

渙卦,通達。陽剛者下來而不困窮,柔順者往外取得位置與上位者同心。君王來到宗廟,君王居處於中位,適宜涉險度河,乘著木舟有功勞。

利涉大川,就是要渡難民於險難的彼岸。救難與安民,均以正道為有利。遭值渙離之世,人人皆思亨通,故賴九二之陽爻來居坤卦之中,因其才德足以通過險難。六四得位,以正臣上合正君,君臣一體,是謂上同。九五以剛明中正之資,化解離亂,使流民歸心,建立帝業,至於有宗廟社稷。

《象》曰:風行水上,渙,先王以享于帝,立廟。

巽風行動於坎水上面,這就是巽卦。先亡由此領會,要向上帝獻祭,建立宗廟。

古之帝王,均以拯民濟難的事功,建立王朝宗廟。「渙,先王以享于帝,立廟。」人民之流離失所,是因為戰亂。渙之時人心渙散,需要收拾與凝聚人心,唯有把險難化解,民眾才能得到安定的生活。故先王享祀天帝,誰能夠消除流離,誰能夠拯救災難,誰就可以由此而建立功業,乃至為帝為王,建立宗廟。一個偉大的政治家,運用其才能智慧,把國家的險難加以弭平,使人民得以轉危為安。

商鞅(約前395年—前338年),漢族,衛國(今河南安陽市內黃梁莊鎮一帶)人。戰國時期政治家、思想家,先秦法家代表人物。公元前356年,商鞅應秦孝公求賢令入秦,說服秦孝公變法圖強。也就是歷史上有名的「商鞅變法」,為後來秦國統一六國奠定了基礎。

秦國經過商鞅變法,秦國的經濟得到發展,軍隊戰鬥力不斷加強,發展成為戰國後期最富強的封建國家。可以說商鞅的貢獻對秦王朝的崛起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。然而,就這樣一位舉足輕重的人物卻在風燭殘年之際卻慘遭車裂而死,全家抄斬,不得善終。

商鞅以法治國,他變法的一個核心內容是集權,削弱原來貴族階層的權力,而強化王權。這種集權符合了秦王的利益,卻得罪了不少原來秦國的貴族。甚至連秦國未來的國君「秦惠文王」也曾公開批評商鞅的新法,於是兩人就產生了分歧,商鞅以「太子犯法,他的師傅應當替他受罰」為由,竟將太子的兩個師傅處以割鼻、刺字的刑罰。

商鞅的「狠」端正了風氣,強大了國力,也為自己贏得了高官厚祿、領地封賞,博得了秦孝公這位鐵桿知己,孝公甚至欲傳位於他,這是何其隆寵!但他的刻薄寡恩、不近人情、位高權重讓他樹敵太多,一旦失勢,將萬劫不復。

商鞅的變法,動搖了貴族王權的勢力,得罪了不少王孫貴族,秦孝公擔心他日後會有難,在臨死前吩咐商鞅逃離秦國,或者隱居。但商鞅最終還是沒有逃離掉秦惠文王的手掌心,結果被用以極刑車裂而死。秦惠文王害怕商鞅的勢力,結果又滅他三族。善其始而未能善其終的結局,讓人可歎可悲!

初六。用拯馬壯,吉。

用來拯救的馬強壯,吉祥。

《象》曰:初六之吉,順也。

渙散之初,易於拯救,得到壯馬後。指快速之意。坎為美脊馬曰壯馬,行動迅速為「快速」言盡早、拯救為吉祥。

初六以陰爻居陽位,拯民濟難,才不勝任,不得四應,亦無巽木可資渡川,此際惟有藉九二之壯馬,以為代步濟難的工具。拯,拯救。「用拯馬壯」為「馬壯用拯」的倒句,與明夷六二「夷于左股,用拯馬壯吉」同。明夷九二言逃難中大腿受傷而無法逃跑,若有壯馬則能快速逃難,因此為吉祥。此處之吉並非有所獲,而是能夠化險為夷,平安逃離險難的吉。

坎為亟心之馬(亟,好的馬,順承陽爻),九二具剛中之資,是馬之壯者,故得吉。初六居九二之下,是以柔順之德,從九二以求拯助,以柔順剛,故有吉之結果。

九二,渙奔其机,悔亡。

離散而奔向倚身安歇的地方,懊惱消失。

《象》曰:渙奔其机,得願也。

几為古人休息時依靠的東西。引申為藉以休息依靠、安歇的地方。

九二以陽剛居陰位,失位就要離散奔逃,這時必選一安全之地,九二不得九五之應,失了主要可奔之地,惟有近就初六,以為依托憑藉。「渙奔其机」奐為大美,奐奔是大美中的大美。意指將几裝飾得很美麗的樣子。奔投有所依靠,九二既得初六以為依憑之几,可說是如願以償了。

范雎早年家境貧寒,後出使齊國為魏中大夫須賈所誣,歷經磨難後輾轉入秦。范雎是魏國公族支庶子弟,善辯,本欲求官於魏王,但因家貧無資可通門路,不得不改為入中大夫須賈門下為賓客。

魏昭王讓須賈出使齊國,范雎隨往,憑雄辯之才深得齊王敬重。齊王欲留他任客卿,並贈黃金十斤,牛、酒等物,均謝絕。須賈回國,不僅不讚揚他的高風亮節,反向相國魏齊誣告他私受賄賂,出賣情報。

魏齊將他拷打得肋折齒落,體無完膚,又用席裹棄於茅廁,讓賓客往上撒尿,范雎裝死,被拋於郊外。返家後即托好友鄭安平將自己藏匿,化名張祿,並讓家人舉喪,使魏齊深信自己已死不疑。

半年後,秦昭王派使臣王稽訪魏。鄭安平設法讓范雎暗同王稽會面。范雎見秦昭王之後,提出了遠交近攻的策略,抨擊穰侯魏冉越過韓國和魏國而進攻齊國的做法。他主張將韓、魏作為秦國兼併的主要目標,同時應該與齊國等保持良好關係。范遂被拜為客卿,之後,他又提醒昭王,秦國的王權太弱,需要加強王權。

秦昭王遂於前266年廢太后,並將國內四大貴族趕出函谷關外,拜范雎為相,封號為應侯。范雎人睚眥必報,掌權後先羞辱魏使須賈,之後又迫使魏齊自盡。又舉薦鄭安平出任秦國大將,王稽出任河東守,以報其恩。

六三,渙其躬,无悔。

渙散了自己,沒有懊惱。

《象》曰:渙其躬,志在外也。

欲救人難,必先能自救,未有一身之不保,而能為人消除災難者。渙其躬,即消除本身之難。初六到六三、三爻都處於危險之中,三爻只有六三與上卦巽木的上九相應,是唯一有能力取得外援逃離危險者。渙其躬,渙散自身之危難。躬,自身。「渙其躬」大美其自身,讓自己光鮮亮麗的意思。

六三在下坎之上,是險難至極,而陰柔之質,並非平難之才具,而今六三只要消除己身之災,為能力之所及,所以无悔。六三得上九之應,為其脫險避難之所在,故云志在外。

六四,渙其群,元吉。渙有丘,匪夷所思。

渙散其群眾,最為吉祥。逃離到山丘聚合,非一般人所能想到的。

《象》曰:渙其群,元吉,光大也。

「渙其群」。擁有的群眾眾多,所以為吉祥。「渙有丘」,逃離至山丘。渙卦講的是乘舟濟險之事,丘為高地可避水之患。前言「渙其群」,言水患或災難之來,即時解散群眾讓大家獲得平安。後言「渙于丘」為群眾成功逃難到高地上。六四以陰爻居陰位,處得其位,居坎卦之上,是本身已離險境,正當致力於渙其群之大事。

「渙有丘匪夷所思」,大有為者所能夠做的功業之大,以平常人的心胸、思維是無法理解的。依程頤解,為天下渙散,眾人離散之後,又能重新群聚,這般功業,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到的。六四下不應初,忘其所私,上順九五,誠信奉君,為公忠體國之大臣,下拯民難,上解君憂,可謂功德圓滿,故得元吉。當渙離之世,而能致其大聚,實非常人所能思及,德行之光大可見。

九五,渙其汗,大號,渙王居,无咎。

散發廣布,大的政令散發出去,危險的解除,如發汗而讓人病癒,君王安居號令天下,美煥其居所,沒有災難。

《象》曰:王居无咎,正位也。

「渙王居」大美王居,讓王居煥然一新。或作「換王居」,更換君王的居所。九五以陽剛居至尊之位,群難已解,無所可為,但當發號施令,以釋天下之疑。譬如人體有疾,當用發汗治療,渙汗即是發汗。國家有難,也須用清除致難之政令去治療,大號就是國君的政令,王居就是九五之正位,化解國難之號令由此發出,適時適切,所以無咎。
上九,渙其血,去逖出,无咎。

渙散了血災,離開而遠走,憂慮不在,沒有罪咎。

《象》曰:渙其血,遠害也。

言險難已過,危險不在,不需再憂心。血指人的血液,亦可指血光之災,也就是災難。渙其血,有流血的意思,血流了但災難也沒了。

「渙其血去逖出」,為災難已除不再憂傷,逃難到遠方者得以平安。血作恤,憂傷的意思。逖為遠,遠方。二、作「渙,血去逖出」,意思為災難已除去,憂慮也不在。小畜卦有「血去惕出」的爻辭,比對之下,「其」可能為衍文或助辭,此句意思應作「渙,血去逖出」,「血去逖出」即「血去惕出」。即渙散其血,以遠離傷害。

上為陰位,九以陽剛居之,是才高而無位,國家之險難既已化解,不在其位,不謀其政,惟有遠離傷害,始為明智。渙卦上九一爻距坎險最遠,所以說渙血遠害。

 

臉書留言

Leave a Reply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