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易56旅卦:火山旅

旅卦:火山旅

旅原本是指軍隊的編制,五百人為一旅。但後來演變為旅行、羈旅的意思。旅卦由下艮上離兩卦組成。艮為山,離為火,卦為火山旅。火在山上,是山上的草木著火了,山上之火,隨草木之所在,因風而行,有行旅之象。

旅卦事情狀況多變,外在形勢不利於己,小事可以通達,大事則凶。旅之道在於守靜,多觀察而少行動。《雜卦》說:「豐,多故也。親寡,旅也。」旅卦與豐卦也是相綜的對卦,豐卦狀況多。

旅身邊可親信的人少。人流浪在外時,缺乏親戚朋友,人生地不熟,情勢比人強。故只宜做小事,大事不可行,故言「小亨」。

《序卦傳》:「窮大者必失其居,故受之以旅。旅而无所容,故受之以巽。」

窮極奢大的人,必定會失去住所,所以接著是旅卦。旅行於外,而沒有收容的地方,所以接著是巽卦。

旅有獲罪遭流放的意思。這裡的「窮大」指的是豐卦上六「豐其屋,蔀其家」豐卦上六就是「窮大」之象,先是坐擁豪宅(豐其屋),然後是自絕於外(蔀其家)。

旅,小亨,旅貞吉。

旅卦,稍有通達。旅行守正貞定為吉。

 

卦象為內艮止而外離明,止而不妄動,明能見機而行,始可免於災咎,亦是旅卦之道。艮為門闕,離為智慧、將智慧之人止於外為旅。賁卦離在內,為韜光養晦於內。艮在外,隱居待訪之象。

《彖》曰:旅,小亨,柔得中乎外而順乎剛,止而麗乎明,是以小亨,旅貞吉也,旅之時義大矣哉。

旅卦,稍有通達。柔順者在外面取得中位並且順應陽剛者。停止下來依附光明,因此稍有通達。旅行守正才會吉祥,旅卦的時序意義太偉大了。

喪家亡國之人,羇旅在外理當低調行事,隨遇而安為旅途小亨。旅途切莫華服玉食,旅途流浪在外,只能隨遇而安,內心柔巽,而外順剛強,艮止依附於光明,乃旅之正道必能獲吉。

《象》曰:山上有火,旅,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。

艮山上有離火,這就是履卦。君子由此領會。需明智戒慎刑法,不滯留訴訟案件。

「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。」「明」為外卦之離明,言智慧而明理。「慎」為內之艮止,謹慎行事,臨淵履薄。「不留獄」則喻斷獄後立馬執行,不可拖延。

離和震合起來為執法之象,即豐卦象傳說「君子以折獄致刑」,噬嗑「先王以明罰敕法」。而震之反為艮,離與艮則有執法之反義,賁卦說「君子以明庶政,无敢折獄」,旅卦則說「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」。此以離為法網為用獄,離上艮下為「不留獄」之象。不留獄除可解釋為立即斷獄並執行之外,亦為古代的流放之刑,更符合旅之卦義。

山上有火,火燃於山上的草木,其勢猛烈。順風而行。君子治國在用刑之前,不可不慎重詳察;以免訟獄糾纏,冤屈無辜;更不可積年不決。「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。」君子藉以明斷而謹慎使用刑罰,有獄當立即執行。小亨,旅於小事可通達,大事則不可。

春秋時,晉獻公因聽信寵妃驪姬的讒言,殺死太子申生,其餘眾公子紛紛逃亡國外,其中以公子重耳最賢,先後流亡至齊,曹,宋,鄭,楚等國,最後至秦,為秦穆公所看重,並把親生女兒懷嬴許配給他,隨被後世稱為「秦晉之好」,成為祝賀新人結婚的賀辭。公元前636年秦穆公護送重耳返晉奪取政權,即位後,就是後來的晉文公。

晉公子重耳逃亡到楚國,楚成王在接待他時問,你如果回到晉國為國君,將怎樣報答我?重耳說,若因您的恊助我能回國,以後如果晉楚中原交戰,我將率兵後退三舍(古時三十里為一舍),如果您認為這樣還不足以報答,就只好以戰與您決勝負!成王聽後認為重耳很了不起,於是以禮相待。後來重耳回到晉國當了國君,在晉楚城濮之戰中他果然率兵退避了九十里。後來人們常用退避三舍來比喻對人讓步或回避,以示禮讓。

初六,旅瑣瑣,斯其所取災。

行旅在外猬猬瑣瑣,自取其害。

《象》曰:旅瑣瑣,志窮災也。

旅行時所表現出猬猬瑣瑣,心志受困帶來的災咎。

「旅瑣瑣,志窮災也。」旅行猬瑣,乃心意受困,所帶來的災害。瑣,瑣碎。瑣瑣,非常的瑣碎,形容人不大器。斯,此。斯其所取災,此其所以自取災害的原因。指人行旅在外又過於斤斤計較,災難因此臨頭。

在外面旅行的時候要低調,初六居下卦艮,艮是少男,是童僕,所以表現如同童僕般瑣瑣。初六上有九四正應,本身處於艮卦,艮代表停止,所以與九四之間,的心意受阻無法隨心所欲。

初失位,為喪家之徵。六陰柔無剛強之性,缺乏振作之志,止於下,遠離明,而以瑣事為務,這就是他所以受災的原因。項安世曰:君子之旅以行道也,小人之旅以求利也,二者皆非明不濟,初六自甘暴棄,正是志窮之災。

六二,旅即次,懷其資,得童僕貞。

行旅在外客居旅舍,身上帶著財物,得到了值得信任的童僕。

《象》曰:得童僕貞,終无尤也。

得到童僕可以正固,最後沒有怨言。

即,就,近。次,旅舍,旅行中暫時的住所。懷,藏於身,指錢財不外露。資,錢財、物資。童僕,僕人。貞,正固,潔,意指童僕很善良。次即旅舍,六二居中守正,故旅途能有安身之所。因其無所妄為,所以雖在旅途,亦無災尤。

巽是近利市三倍,代表身上帶著很多的旅費。六二本身在下卦艮,艮是童僕,在外面旅行有旅費童僕,沒有什麼好抱怨的。六二以柔順之性,居中正之位,上承九三,是羇旅之士,能以恭順中正之德自處,故能于旅途之中得到資助,童僕亦忠信不失。

九三,旅焚其次,喪其童僕,貞厲。

所住的旅舍被焚毀,失去了童僕。正固有危險。

《象》曰:旅焚其次,亦以傷矣。以旅與下,其義喪也。

旅行的時候大火燒了旅館,也對自己造成了傷害。旅行的人態度對待下人,理當失去童僕。

九三的位置直接接觸到火,而且九三在互卦巽,木上有火那就燒起來了,九三在下卦艮,艮為童僕,又在互卦兑,兑為毀折合起來就是喪其童僕。九三陽爻居剛位,在旅行時過於強勢,遇上九又不應合,最後傷害了自己。

九三處互體巽中,為前進不果。互體兌下,為損傷。「旅焚其次,亦以傷矣。以旅與下,其義喪也。」失去暫時安居之所與童僕,損傷很大。以「旅」(放逐)方式對待下屬,得此傷害乃是應得的。

九三陽爻處陽位,為得位但剛而不中,在下卦之上,與上九不相應,是傲慢不順之象。下據六二、初六之童僕,剛暴自恣因而遭致焚次,喪失僮僕之禍。

 

九四,旅于處,得其資斧,我心不快。

旅途中找到歇腳的地方,得到了一些資財與用具,但心裡不愉快。

《象》曰:旅于處,未得位也;得其資斧,心未快也。

旅行的時候到了一個地方,因為沒有取得適當位置。雖然獲得旅費與兵器,心裡還是不痛快。

處,歇腳、休息的地方。先前講旅於次,次是旅舍,可以暫時安身。而「處」則只是一個可以暫時歇腳的地方,連暫時安身都沒辦法,因此即使得到了資斧,仍然心中不悅。

資,為物資或財物。斧,斧頭,可以防身,又可開路。項安世註:資者本有之財,斧者致用之利,二止于正,故懷資而已。四麗乎外,故兼得其利。然而得利者,不若得中正之為快。

九四陽爻居柔位,所以說未得位也。資為錢財,斧為武器,旅行時要帶防身的武器就,九四在互卦巽裡,巽為近利市三倍,所以得到錢財,到了上面離卦,離是戈兵。也就是武器可以防身,九四與初六相應,中間艮為停止,造成結果就是初六志窮、九四心未快。

得到財物與防身用的兵器,但畢竟連安身之處都沒有,因此心中相當不愉快。九四本為多懼多憂之地,再加上不當位,為六五所乘。所處之地不平靜,需要自己劈荊斬棘,因此心中不愉快。九四以陽爻而處陰位,是在旅途尚能順應環境者。四雖失位,因其所處,能順而附麗於明君,且中爻互巽,巽為近市利三倍,故可得資斧之助。

六五,射雉,一矢亡,終以譽命。

射野雉,丟失了一支箭。最後會有名聲與祿位。

《象》曰:終以譽命,上逮也。

最後得到名聲爵祿,因為往上獲得支持。

矢,箭。亡,遺失。因為箭射中雉雞之後,又讓雉雞逃走,所以連同箭也遺失。譽,名譽,名聲。命,命令。終以譽命,最終得到來自君王獎勵褒揚。

離卦在動物裡面就雉鳥,離又爲兵戈,引申為箭頭,故有射雉之象。六五在互卦兑裡、對爲毀折,所以是丟失一支箭。兑為口、為悅、所以又讓人稱讚。在互卦巽裡、巽為風、為命,引申為命令,爵命、祿位所以最終有譽。

所喪失的東西不多,所得到的名聲很高。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。離為文明,六五居離卦之中,有文明柔順之德,處得中道,並得上下之相與,為處旅之至善者。離為雉,射雉即追求文明,一箭即射中,是追求文明,就能得到文明。且能以美譽終結羇旅之苦。六五是因他能以文明之道,與上下親比的原因。

上九,鳥焚其巢,旅人先笑後號咷,喪牛于易,凶。

鳥巢被焚毀,旅人先是大笑而後大哭。在邊界丟失了牛,有凶禍。

《象》曰:以旅在上,其義焚也;喪牛于易,終莫之聞也。

旅行還要居在上位,當被火燒掉,在邊界丟失了牛,最後沒有聽到任何消息。

根據顧頡剛考證,此爻講的是殷人祖先王亥客居有易國的故事。王亥在有易國以畜牧為業,最後為有易國君所殺害,並奪去他的僕人還有牛群。王亥最後家破人亡,所以大凶。「喪牛于易,終莫之聞也」,或言王亥之事,再沒再消息了。

六五是雉鳥,下有互卦巽,巽為樹木,上有鳥。這一隻鳥也是火,離卦所以把鳥巢燒了。旅館裡面有附互卦兌、互卦巽、兌為悅引申為笑,巽為風引申為呼號、號哭。兌在前面巽在後,所以上九往下看到兌,先笑後看到巽,後哭。上九原本在否卦與六三正應。否卦下卦坤,坤是牛,便為旅卦之後坤不見了,所以牛不見了。上九在這個卦的邊界,所以說喪牛於易,到最後沒有消息。

因為鳥焚其巢,鳥巢被焚毀,喻指即將家破人亡。上九陽爻居陰位,剛而不中。羇旅以高位自處,非旅道之正。當旅之時,宜謙順柔和,方能自保,過剛自大必失其德,乃至自鳴得意,豈知離火已焚其巢,乃至無家可歸了。旅而高傲自大,先笑後哭得意忘形,豈得不凶。

 

臉書留言

Leave a Reply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