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

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

孔子五十三歲那年,做了魯國的大司寇。這大司寇實際上就是個維護社會治安的官。

這天一大早,孔子就驅車來到大堂,剛剛坐定,就聽門外傳來一陣吵嚷。孔子叫顏回出去看看。一會兒,顏回回報說:「外邊有父子倆來告狀,是父告子,子告父。」

孔子一聽怪稀奇,就讓傳他們進來。

這一老一少破衣爛衫,灰頭土面,來到大堂,倒頭便拜,接著吵吵嚷嚷爭著訴說。

孔子把臉一沉,驚堂木一拍,道:「父不父,子不子,成何體統,老者先說。」那少者趕緊閉了嘴,低下頭聽老者陳述。

原來,這爺倆一起過活,老者貪嘴,少者懶惰,使得家中貧如洗,爺倆常常為吃喝爭吵打鬧。今兒早上,爺倆又為吃飯吵起來,父親生氣動手打了兒子,兒子賭氣摔了家中唯一的飯碗。於是,父子倆就拉拉扯扯鬧上公堂。

孔子聽了,氣憤不已,但該怎樣發落,也一時沒了主意,他轉臉看看顏回,顏回更是一臉茫然。真是清官難斷家務案吶。孔子走下大堂,來到花欞子窗前沉思了片刻,對衙役們說:「把他倆都給我關進大牢裡去。」

告狀的爺倆本想讓孔子給個公平合理的判斷,沒想到不分青紅皂白就投進大牢,雙方連喊:「冤枉!」

孔子怒道:「身為周朝百姓,不懂倫理道德,簡直是禽獸不如,還敢喊冤枉。」孔子又對衙役們說,「把那老頭子給我押進新牢,把那年輕的押進舊牢,餓他們三天,看看他們還敢說冤枉不!」

老者被關在新牢裡,一個勁地唉聲嘆氣。突然,頭上傳來一陣嘰嘰喳喳的叫聲。老者有氣無力地抬頭一看,原來屋樑上有窩燕子,老燕子銜小蟲從牢窗口飛進來,餵給雛燕。老燕子從早到晚,飛進飛出,從不間斷。老者倚在牆腳看得入了神……

再說那少者被關在一間舊牢裡,裡面又暗又吵。少者就趴在窗口往外瞅,庭院裡空空蕩蕩只有一棵大槐樹,槐樹上有個老鴰 ( ㄍㄨㄚ )窩,就見小老鴰正給老鴰餵食。原來,老老鴰(老烏鴉)生下小鴰(小烏鴉)十八天眼就瞎,自己不能覓食了,以後的日子全靠小老鴰來餵養。這樣一連看了三天,老老鴰「咂咂」地叫聲,終於喚醒了年輕人的良心……

第四天,孔子升堂,從牢裡提出老者和少者。這爺倆一見面,在大堂上抱頭痛哭,哭得那個傷心喲,使衙役門個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只有孔子心裡最清楚,臉上不由地露出了笑容。

孔子問道:「你們知罪嗎?」

少者抹著淚,說道:「知罪。」

孔子又問:「罪在哪裡!」

少者道:「罪在忘恩負義,不知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。」

孔子又問:「以後怎麼辦?」

少者道:「痛改前非,重新做人。」

孔子點點頭,又問那老者:「你知罪嗎?」

老者道:「知罪。」

孔子問:「罪在哪裡!」

老者道:「罪在教子無方。」

孔子滿意的點點頭說:「好了,」

孔子判道,「養子不教,父之過。你倆要徹底戒掉好吃懶做的壞毛病,要勤於耕種,好生過日子。去吧。」

退堂後,顏回陪著孔子院內散步,顏回望一眼樹梢上的老鴰窩和低飛的燕子,由衷地讚嘆道:「老師審案,別具一格,實在是高明呀!」

臉書留言

Leave a Reply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