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我設限

自我設限

 

某個博物學家做了以下的實驗:他用一塊完全透明的間隔板把一個玻璃瓶子分為兩邊。一邊他放進一條梭子魚,另一邊放進一些梭子魚經常獵食的小魚。

 

起初梭子魚沒有察覺到間隔板的存在,因此不斷地衝向它的獵物,結果當然鼻青臉腫。同樣情形發生好幾次,而且總是同樣的後果。最後,因為所有努力的結果都太慘痛了,梭子魚只好放棄獵捕行動。幾天後,當間隔板被拿掉時,梭子魚繼續在小魚之間游來遊去,卻不敢攻擊它們……我們不也是發生了同樣的情況嗎?

 

現在間隔板已經不在那裏了,已經被抽走了,可是在梭子魚的腦子裏卻已經產生一個信念系統。現在它相信有一個透明的隔板存在。現在信念就足夠了,它永遠不會越過已經不在那裏的間隔板。現在它可以過得去了!現在沒有東西擋住它了,但它創造出一個信念。當然,那也出自它的經驗創造出來的,沙迦諾,那不是推斷的,那確實是它的經驗,一個反覆的經驗,它一次又一次的嘗試,每一次都撞得鼻青臉腫和疼痛不堪,因此當然就產生信念了。

 

你必須原諒它,這條可憐的梭子魚得到結論:「沒有用,有一個透明的障礙物存在,我過不去……」而後它再也不願意嘗試了,這一生中都不會再嘗試。現在它可以去吃那些魚,可以輕而易舉地接近那些魚,去吃它們,但它只遊到某個界限,然後就遊回來了。

 

這也就是發生再人類的情況。在印度教徒的四周圍繞著某些透明的障礙,回教徒是另一種,耆那教徒又是另外一種——所有的人都藏身在透明的障礙後面,而且他們因為這個障礙而無法看得更遠。

 

 

臉書留言

Leave a Reply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