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對死亡應有的態度

面對死亡應有的態度

 

在西方的觀念裏,死亡是生命的終點,但是在東方的觀念裏,死亡只不過是一長串生命中一個很美的事件,在生命中有很多很多死亡,每一個死亡都是你生命的一個,在另外一個生命開始之前的一個頂點。另外一個生命意味著另外形體、另外標籤、另外一個意識。你並不是這樣就結束了,你只是改變了那個房子。

 

木拉那斯魯丁。有一個賊進入了他的屋子裏,木拉看到了那個賊,但是他不想去干涉別人的事,那個賊並沒有干涉他的睡眠,所以他為什麼要干涉他的工作?就讓他去吧!

 

那個小偷有一點顧慮,因為這個人似乎很奇怪,當他在搬東西的時候,有時候某些東西會掉而發出聲音,但木拉還是保持熟睡,那個小偷開始懷疑,這種睡法唯有當一個人醒著的時候才可能:「多麼奇怪的一個人。他居然都不吭聲,我要把他家裏的東西都搬了出去,屋子裏面的每一樣東西,要將它們捆好帶回家去,」他突然發覺:有人在跟蹤我。他回頭一看,就是剛剛在睡覺的那個人,他說:「你為什麼要跟蹤我?」

 

木拉說:「不,我沒有跟蹤你,我們在搬家,你已經把每一樣東西都搬出來了,現在我還待在這個屋子裏幹什麼?所以我就跟來了。這麼泰然自若就是東方的方式,即使是面對死亡,東方也把它看成是在換房子。

 

那個小偷很擔心地說:「請你原諒我,你可以把你全部的東西都拿回去。」

 

木拉說:「不,不需要,我正想要搬家,這個房子已經非常破舊了,你不可能有比這個更糟糕的房子,而我一個非常懶的人,我需要 有人來照顧我,既然你已經鈄每一樣東西都搬出來了,為什麼要把我單獨留下來?」

 

那個小偷應得很害怕……他一生都在偷竊,但是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人,他說:「你可以把你的東西拿回去。」

 

木拉說:「不,我不想有任何改變,這些東西必須由你來帶否則我要叫員警來,我很有紳士風度,我不稱你為小偷,我只是把你看成一個幫我搬家的人」

 

沒有什麼好匆忙的,所以你那人生只有短短的一世的概念是危險的。那就是為什麼東方雖然很窮,但是他們並不覺得撚,也不覺得痛苦。西方很富有,但是財富對他們的靈性和成長並沒有什麼幫助,它反而使西方人變得很緊張,它應該是更才對,它具有一切舒適所需要的東西。

 

但是基本的問題在於:在內心深處,西方人認為人生是短暫的,我們都在排隊,每一個片刻我們都變得更總指揮死亡,從我們出生那一天起,我們就開始在走向墳墓。生命每一規秘訣都在消耗,它變得越來越短,這種想法造成緊張、痛苦和焦慮。所有的舒適、所有的奢華和所有的財富都變得沒有意義。因為那些東西你都帶不走,當你進入死亡的時候,你必須是單獨的,東方是的,首先,它並有給予死亡任何重要性,它只是一個形體的改變;第二,因為它是那麼地放鬆,所以你會覺知到你記憶體的財富,它會跟著你,甚至到死後都會跟著你,死亡無法將它們帶走。

 

死亡能夠帶走每一樣外在於你的東西,如果你換內在沒有成長,很自然地,人將會害怕說每一樣東西都逃不過死亡,它將會帶走你所擁有的每一樣東西,但是如果你內在的本質有成長,如果你已經找到了內心的和平、喜樂、寧靜和喜悅--這些都不需要依靠任何外在的東西--如果你已經找到了你本性的花園,如果你已經看到了你自己意識的花朵,那麼對死亡的恐懼就要根本不會升起。

 

臉書留言

Leave a Reply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